张慕之总是没钱

热爱开脑洞,然后不填。
梦想是一夜暴富,愿望是嫁给男神。

【原创/非童话】狼先生的故事3


0.

  这天晚上,狼先生失眠了。

  他和狼小姐,虽说心中不甚喜欢,但这么多天日日夜夜的陪伴,依恋,总还是有的。半年多,从春末到夏至,由仲夏夜到秋晚,他们之间的那一场闹剧似的恋爱,终于在秋天,这个适合分别的季节结束了。

  狼先生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偏着头望着窗外一弯细细的上弦月。原本还打着,她的生日快到了,送点什么给她,来想去,还是自己编条手链比较好。费了好半天的劲记住了编织的顺序,就在前天,他看着那个编了一半奇丑无比的手链,还会傻傻的笑。现如今那半截还是一样丑的手链仍静静的躺在柜子上,躺在他伸手就可以拿到的地方,可再看到它便只有心中物是人非的感慨和一声长长地叹息了。

  本以为不用陪着狼小姐逛街,吃饭,买都衣服,自己的生活会平静很多,现下确实是平静了,却是日日无聊的日子。他脑海里习惯性的蹦出与狼小姐相处时的画面,其实她捧着一捧鲜花的样子非常漂亮,她穿着洋装小礼服非常可爱,她做的小点心,其实还不错,是再也吃不到的,熟悉的味道。

  他甚至有一种如果换个时间,换个地点,她一定能和狼小姐一直在一起的错觉。 就,当它是错觉吧。

  1.

  在那个有着奇怪店名的小酒吧里,狼先生,总算如愿以偿地遇见了狐狸先生。

  狐狸先生依旧坐在上次坐的位置上,自顾自的喝着一杯莫吉托。狼先生有些紧张的也点了一杯莫吉托,忐忑不安的朝狐狸先生所在的方向走去,想找些措辞来搭讪,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于是,等他意识到自己做说了些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

  狼先生站在狐狸先生身侧替他挡下了一部分来自顶灯的光,而处于阴影下的人即使在黑暗中也不能看出他瞪圆了原本狭长的双眼。

  “你说什么?你问我,会不会算命?下一步是不是还想问我要个符?”

  狼先生沉默,“......不,呃,其实,我想求个签的。”

 


2.

  第二天晚上,狼先生再遇见狐狸先生时就自然多了,他走到狐狸先生的桌前挺客气的打了声招呼后抽了张椅子坐下来,如背了几十遍一样,将他的自我介绍说一遍:“你好,我是远止,不过大家一般称呼我为狼先生。我上个月才搬来这里,自此彼此就是邻居了,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其实早就想来拜访只是一直寻不得府上,能在这里碰见也是幸会。”

  狐狸先生低下头,垂下了长长的睫毛,少见的沉默了好一会儿,右手紧紧的握住杯子,仿佛在隐忍着什么:“......你好,我是梓钦,你也可以叫我狐狸先生。”

  说完他又沉默了好一会儿,身旁的狼先生试探性的说了两句话,他均未理睬,狼先生也不好再说什么,捧着杯子装作入神的看着调酒师调酒。狐狸先生似乎还是没忍住,把他之前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可是你昨天为什么不这么给我介绍你自己?和我扯了一晚上有的没的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叫什么。”

  “还有我真的不会算命,也不卖符,更没有签给你求。符纸你可以去找道士去买,签你可以去找和尚求,算命的那什么城隍庙前都站了一排,你可以挨个算过去看看你这辈子能活着多少种花样。”狐狸先生顿了顿,又补了一句。


  狼先生捧着杯子面不改色的喝了一口,和狐狸先生说:“哦,对了,我拜访过的居民都说你高冷来着。”

  狐狸先生犹豫了一下,说:“嗯,是这样的,其实我平时......”

  狼先生毫不留情的打断:“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这是谁放出来的谣言了吗?”他说这话时眸色暗沉,一副看破红尘的表情。

 


3.

  往后的几日里,狼先生和狐狸先生仿佛有着天生的默契,总在某个地方巧遇,然后晚上不约而同地来到酒吧里或吐槽或闲谈,两人的知识都相当渊博,聊起来什么都能扯,一时间更是无话不谈。

  可是今天,狐狸先生“失约”了。狼先生捧着餐盘看着面前的张空落落的桌子,心里有些堵。

  狼先生形单影只的坐着,看着眼前的酒杯有些出神,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他转头看到了另一位狼先生,不,准确来说是雪狼先生。

  雪狼山上抖了抖自己银白色的耳朵,笑咪咪的对狼先生说:“你就是狼先生吧?”他顿了顿,依旧笑眯眯的,似乎并不觉得自己会认错人,“好,那么,狼先生,我喜欢你。”

  狼先生吃惊的把身子整个往后一仰,却在一霎那间似乎见到了昔日的狼小姐。


这里是瞎扯x【因为有人说完全不觉得狐狸先生是个高冷,于是我就干脆激发了他的逗比属性x】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