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慕之总是没钱

热爱开脑洞,然后不填。
梦想是一夜暴富,愿望是嫁给男神。

【账号卡拟人向】

“我的主人啊,可是个很厉害的人呢。”荣耀大陆的夕阳照射出橘红色的光,笼罩着坐在废墟墙头上的我们。
“他可是荣耀第一弹药专家,他从第二赛季出道至今,九年了,从未有过能超过他的弹药师选手。而如今,我等在这里,等着他拿世界冠军。”我看着那轮一点一点沉下去的夕阳,陷入了回忆中。
“那他是个怎样的人呢?”一旁的枪炮师看着我发问,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
“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头发稍长,正巧可以拢在脑后扎一个短短的辫子。刘海长长的垂在脸旁,却一点不妨碍那双永远透着光的眼睛。长相略秀气,他们都说我的主人浑身上下都透着点忧郁,有艺术家的气质。总觉得,我有这样的主人真好呢。”我对着枪炮师开心的描述我的主人,开心的就像我根本看不到她眼中透出的悲悯与同病相怜。
“主人真的很厉害呢,虽然没有拿过冠军,但是我相信,主人的第一个冠军,是世界级的。”我自顾自的说着,好像并不在意她的眼神,也再也不去望向她的眼睛。
天渐渐黑了下来,一点一点消散的光芒就像我一点一点消散的自信。我在心里谈了口气,笑着对她说:“你累不累,我给你放烟花?”
烟花轰鸣中,她说:“你这样等着有意义么?”
“他已经忘记你了吧?”
“陪在他身边的从来都不是你。”
累的气喘吁吁的我重新在废墟的墙头坐下默默回蓝,依旧坐在她身边,像是没听到她说的话那样笑着对她说:“那我祝你好运。”这次她看了我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
我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墙头,双腿交叉,一手枕在脑后一手把玩着两个手榴弹,一片寂静声中,我似乎听到她有意无意的说:“可他,还是什么都没有给你啊...”我半真半假的笑了一声,依旧盯着手榴弹,细细观察上面的花纹:“是啊,他给了哥哥银武,给了哥哥头衔,给了哥哥荣誉,他好像什么都没有给我一样,可是我还记得,他给了我,‘浅花迷人’。”我躺着墙头笑了笑,浅花迷人,是他给我的名字,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这也许是对于别的账号卡来说普普通通的东西,可是,它是我的唯一。
风梳烟沐听了这话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半晌竟带着哭腔对我说:“可他们还是不要我们了啊!他们真正爱的是沐雨橙风,是百花缭乱!不是你浅花迷人,更不是我风梳烟沐!他们有了第一枪炮和第一弹药,怎么还会记得我们!”说罢,把头埋在两臂之间,竟是呜呜哭了起来。我玩着手榴弹的动作一停,平复下自己随着她的话而激动的内心,用一种安慰的口吻说着:“可是哥哥和沐雨橙风终究是属于战队的,再过了几年,主人退役了,哥哥就要和主人分开了。如果我是哥哥,我一定会很难过。即使退役,主人他也肯定不会舍弃荣耀,如果他还记得我,那我就能天天见到主人,替哥哥守护主人。如果他不记得我了...”我说到这里停了一下,但是又很快开口,“那我就多了一个弟弟,而且不会像哥哥那样难过,不用眼睁睁看着主人离去自己无能为力却还得替别人战斗。”我停了一停,起身想替风梳擦擦泪,她却一把把我抱住呜咽出声。这么坚强的女孩子也会哭,定是难过到了极点了吧。我拍拍她的背,轻声哄了哄她,有些怅然地开口:“我怕的不是不能再见到主人,而是当我再次醒来之后,看见的不再是他。”我捧着风梳烟沐的脸,替她擦去了泪水,边轻手轻脚替她卸下了那门重炮。看着她通红的双眼,我心疼的递给了她一颗手榴弹,挤出了一个笑容:“天这么黑,不一起来放烟花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