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慕之总是没钱

热爱开脑洞,然后不填。
梦想是一夜暴富,愿望是嫁给男神。

好像是个武侠世界的故事

  这不是一个太平的世间。
  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老有所终壮有所用,不过是君王的春秋大梦。
  这世间总有阴暗面,总有人无家可归,总有人穷途末路。于是他们铤而走险,在利益面前,杀人越货都是轻的。
  捕快便应运而生。他们维护世间安危,努力让百姓安居乐业,试图实现君王的春秋大梦。
  “而我,武功高强才貌兼备,还具有正义感爱行侠仗义,捕快简直是最适合我的工作。”我喝了一口酒,继续说,“不像你,人人喊打的小贼。”
  白徵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就你,还正义的使者,不过是除了一身武功啥能耐也没有,就写几个字还像模像样,但是懒得要死又不肯替人抄书,随便找了个官府的差事领俸禄罢了。”
  “你这话说的可不厚道”,我把酒葫芦随手一扔,双手交叉垫在脑后,在房顶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翘起二郎腿,“怎么说我也是江湖人称'踏月神捕'的名捕头,可是相当的爱岗敬业。”
  白徵嗤笑一声,“真不要脸,张捕头,你可真不要脸。”
  “脸要它作甚,能吃否?”
  “不能吃,你别要了。”
  “唉不要也罢,我顶着这张脸害多少姑娘得了相思病,不要就不要了,省的害人。”
  “......张捕头,你可真不要脸。”
  “这句话你刚才说过了。”

  张慕之自有记忆起,便一直生活在唐家堡内。堡主似乎与他爹娘颇有渊源,收他为关门弟子,授他唐门绝技。张慕之倒也勤勉,年纪不大便将暗器使的出神入化,更得堡主青眼。张慕之在唐家堡安安稳稳长到二十岁,尽得堡主真传,制毒和暗器在江湖上数一数二。若不是突遭变故,张慕之往后便是辅佐下任堡主的长老之一。只可惜后来他闯荡江湖为了掩人耳目,特地学会了用剑,再加上原本为了使用暗器练的炉火纯青的轻功,就成了如今的“踏月神捕”。一身顶尖的制毒与暗器功夫反倒不示人了。
  话说在张慕之十八九岁时,唐家堡来了个捕快,说是怀疑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飞尘大盗”白徵乔装混进了唐家堡,前来搜查。堡主当然不同意,可这捕快竟拿出朝廷圣旨与武林盟主的令牌,逼得堡主不得不开门。
  张慕之那时候斜靠在门边的墙上,觉得这几人吵来吵去怪有意思的。紧接着他就笑不出来了,他看见这群人冲进他的屋子里,东翻西找搜出一包袱东西,当着众人的面打开,一包袱点心。
  那捕快抱着剑站在张慕之的小院子里,看着那包袱半天没说话。
  他的同门多是搜出来毒虫毒蛊,也有搜出来做到一半的暗器的,生铁黄铜等材料的,飞尘大盗连片衣角也不见。
  临走时那捕快向堡主意思意思致了个歉,却特意绕到他面前笑着跟他说:“你这人,倒是有意思。”张慕之生性孤僻,不爱搭理人,闻言也就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未曾多言。那捕快以为他还在生气,哑然失笑,“这么大了,还跟个孩子似的那么宝贝你那些小玩意儿?改天我赔你一包袱可好?不,一包袱不够,两包袱可好?”张慕之闷不吭声没搭理,那捕快玩心大起,“你可是不信?我陆某从不食言。未敢问小兄弟名讳,在下也好往后专程致歉。”
  张慕之淡淡的道:“张意,未弱冠,无字。”
  “在下陆川,字有容,取'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之意。”
  “嗯。”张慕之点点头。
  陆川笑容僵在脸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