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慕之总是没钱

热爱开脑洞,然后不填。
梦想是一夜暴富,愿望是嫁给男神。

我不活了........

ironspider:

荷兰在BRIT学校读书的最后一天٩😍۶
噘嘴真的太可爱了嗷嗷!

不出意外的话等下来更文😏

这应该是个侦探小说的开头

  中国,安徽,1999年,年末,凛冬。
  陈墨风尘仆仆的从北京坐火车赶回老家。老家是个鸟不拉屎的贫困县,火车不直达的那种,他只能选在附近城市下车,再在火车站附近找辆黑面包车回家。
  才刚年末,还有好长一段时间才到春节,这一段路又偏僻,陈墨在火车上百无聊赖,连个搭讪的人都没有。经过漫长的等待后,火车发出巨大的噪音刹车停住,陈墨瞥了眼窗外匆匆忙忙的拎起行李箱往车门跑。车门甫一打开,门外的冷空气冻的陈墨一个哆嗦,让他几乎想缩回火车里取暖。陈墨咬紧牙关缩着脖子大步流星,偶尔抬头环顾,路上行人皆是如此行色匆匆。
 

好像是个武侠世界的故事

  这不是一个太平的世间。
  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老有所终壮有所用,不过是君王的春秋大梦。
  这世间总有阴暗面,总有人无家可归,总有人穷途末路。于是他们铤而走险,在利益面前,杀人越货都是轻的。
  捕快便应运而生。他们维护世间安危,努力让百姓安居乐业,试图实现君王的春秋大梦。
  “而我,武功高强才貌兼备,还具有正义感爱行侠仗义,捕快简直是最适合我的工作。”我喝了一口酒,继续说,“不像你,人人喊打的小贼。”
  白徵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就你,还正义的使者,不过是除了一身武功啥能耐也没有,就写几个字还像模像样,但是懒得要死又不肯替人抄书,随便找了个官府的差事领俸禄罢了。”
  “你这话说的可不厚道”,我把酒葫芦随手一扔,双手交叉垫在脑后,在房顶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翘起二郎腿,“怎么说我也是江湖人称'踏月神捕'的名捕头,可是相当的爱岗敬业。”
  白徵嗤笑一声,“真不要脸,张捕头,你可真不要脸。”
  “脸要它作甚,能吃否?”
  “不能吃,你别要了。”
  “唉不要也罢,我顶着这张脸害多少姑娘得了相思病,不要就不要了,省的害人。”
  “......张捕头,你可真不要脸。”
  “这句话你刚才说过了。”

  张慕之自有记忆起,便一直生活在唐家堡内。堡主似乎与他爹娘颇有渊源,收他为关门弟子,授他唐门绝技。张慕之倒也勤勉,年纪不大便将暗器使的出神入化,更得堡主青眼。张慕之在唐家堡安安稳稳长到二十岁,尽得堡主真传,制毒和暗器在江湖上数一数二。若不是突遭变故,张慕之往后便是辅佐下任堡主的长老之一。只可惜后来他闯荡江湖为了掩人耳目,特地学会了用剑,再加上原本为了使用暗器练的炉火纯青的轻功,就成了如今的“踏月神捕”。一身顶尖的制毒与暗器功夫反倒不示人了。
  话说在张慕之十八九岁时,唐家堡来了个捕快,说是怀疑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飞尘大盗”白徵乔装混进了唐家堡,前来搜查。堡主当然不同意,可这捕快竟拿出朝廷圣旨与武林盟主的令牌,逼得堡主不得不开门。
  张慕之那时候斜靠在门边的墙上,觉得这几人吵来吵去怪有意思的。紧接着他就笑不出来了,他看见这群人冲进他的屋子里,东翻西找搜出一包袱东西,当着众人的面打开,一包袱点心。
  那捕快抱着剑站在张慕之的小院子里,看着那包袱半天没说话。
  他的同门多是搜出来毒虫毒蛊,也有搜出来做到一半的暗器的,生铁黄铜等材料的,飞尘大盗连片衣角也不见。
  临走时那捕快向堡主意思意思致了个歉,却特意绕到他面前笑着跟他说:“你这人,倒是有意思。”张慕之生性孤僻,不爱搭理人,闻言也就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未曾多言。那捕快以为他还在生气,哑然失笑,“这么大了,还跟个孩子似的那么宝贝你那些小玩意儿?改天我赔你一包袱可好?不,一包袱不够,两包袱可好?”张慕之闷不吭声没搭理,那捕快玩心大起,“你可是不信?我陆某从不食言。未敢问小兄弟名讳,在下也好往后专程致歉。”
  张慕之淡淡的道:“张意,未弱冠,无字。”
  “在下陆川,字有容,取'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之意。”
  “嗯。”张慕之点点头。
  陆川笑容僵在脸上。
 

【原创/非童话】狼先生的故事3


0.

  这天晚上,狼先生失眠了。

  他和狼小姐,虽说心中不甚喜欢,但这么多天日日夜夜的陪伴,依恋,总还是有的。半年多,从春末到夏至,由仲夏夜到秋晚,他们之间的那一场闹剧似的恋爱,终于在秋天,这个适合分别的季节结束了。

  狼先生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偏着头望着窗外一弯细细的上弦月。原本还打着,她的生日快到了,送点什么给她,来想去,还是自己编条手链比较好。费了好半天的劲记住了编织的顺序,就在前天,他看着那个编了一半奇丑无比的手链,还会傻傻的笑。现如今那半截还是一样丑的手链仍静静的躺在柜子上,躺在他伸手就可以拿到的地方,可再看到它便只有心中物是人非的感慨和一声长长地叹息了。

  本以为不用陪着狼小姐逛街,吃饭,买都衣服,自己的生活会平静很多,现下确实是平静了,却是日日无聊的日子。他脑海里习惯性的蹦出与狼小姐相处时的画面,其实她捧着一捧鲜花的样子非常漂亮,她穿着洋装小礼服非常可爱,她做的小点心,其实还不错,是再也吃不到的,熟悉的味道。

  他甚至有一种如果换个时间,换个地点,她一定能和狼小姐一直在一起的错觉。 就,当它是错觉吧。

  1.

  在那个有着奇怪店名的小酒吧里,狼先生,总算如愿以偿地遇见了狐狸先生。

  狐狸先生依旧坐在上次坐的位置上,自顾自的喝着一杯莫吉托。狼先生有些紧张的也点了一杯莫吉托,忐忑不安的朝狐狸先生所在的方向走去,想找些措辞来搭讪,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于是,等他意识到自己做说了些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

  狼先生站在狐狸先生身侧替他挡下了一部分来自顶灯的光,而处于阴影下的人即使在黑暗中也不能看出他瞪圆了原本狭长的双眼。

  “你说什么?你问我,会不会算命?下一步是不是还想问我要个符?”

  狼先生沉默,“......不,呃,其实,我想求个签的。”

 


2.

  第二天晚上,狼先生再遇见狐狸先生时就自然多了,他走到狐狸先生的桌前挺客气的打了声招呼后抽了张椅子坐下来,如背了几十遍一样,将他的自我介绍说一遍:“你好,我是远止,不过大家一般称呼我为狼先生。我上个月才搬来这里,自此彼此就是邻居了,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其实早就想来拜访只是一直寻不得府上,能在这里碰见也是幸会。”

  狐狸先生低下头,垂下了长长的睫毛,少见的沉默了好一会儿,右手紧紧的握住杯子,仿佛在隐忍着什么:“......你好,我是梓钦,你也可以叫我狐狸先生。”

  说完他又沉默了好一会儿,身旁的狼先生试探性的说了两句话,他均未理睬,狼先生也不好再说什么,捧着杯子装作入神的看着调酒师调酒。狐狸先生似乎还是没忍住,把他之前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可是你昨天为什么不这么给我介绍你自己?和我扯了一晚上有的没的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叫什么。”

  “还有我真的不会算命,也不卖符,更没有签给你求。符纸你可以去找道士去买,签你可以去找和尚求,算命的那什么城隍庙前都站了一排,你可以挨个算过去看看你这辈子能活着多少种花样。”狐狸先生顿了顿,又补了一句。


  狼先生捧着杯子面不改色的喝了一口,和狐狸先生说:“哦,对了,我拜访过的居民都说你高冷来着。”

  狐狸先生犹豫了一下,说:“嗯,是这样的,其实我平时......”

  狼先生毫不留情的打断:“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这是谁放出来的谣言了吗?”他说这话时眸色暗沉,一副看破红尘的表情。

 


3.

  往后的几日里,狼先生和狐狸先生仿佛有着天生的默契,总在某个地方巧遇,然后晚上不约而同地来到酒吧里或吐槽或闲谈,两人的知识都相当渊博,聊起来什么都能扯,一时间更是无话不谈。

  可是今天,狐狸先生“失约”了。狼先生捧着餐盘看着面前的张空落落的桌子,心里有些堵。

  狼先生形单影只的坐着,看着眼前的酒杯有些出神,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他转头看到了另一位狼先生,不,准确来说是雪狼先生。

  雪狼山上抖了抖自己银白色的耳朵,笑咪咪的对狼先生说:“你就是狼先生吧?”他顿了顿,依旧笑眯眯的,似乎并不觉得自己会认错人,“好,那么,狼先生,我喜欢你。”

  狼先生吃惊的把身子整个往后一仰,却在一霎那间似乎见到了昔日的狼小姐。


这里是瞎扯x【因为有人说完全不觉得狐狸先生是个高冷,于是我就干脆激发了他的逗比属性x】


【原创/非童话】狼先生的故事 2

    




    然而狼先生的愿望并没有实现,狼小姐并不是一时起兴。看样子,狼小姐是真的喜欢狼先生。狼先生无奈,却也不忍辜负狼小姐,便每日陪狼小姐逛街,品尝狼小姐心血来潮时做的甜品,与她穿情侣装在大街上双手紧扣,牵着狼小姐的手带她去看樱花,抑或为她将烟花放满整个天空。然而,令狼小姐不满的是,狼先生与她在一起时总有些心不在焉,特别是她生日那晚望着那些烟花感动的几乎要流泪时,转头却发现狼先生在低着头发呆,她险些被刚刚才感动她的人气哭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狼先生。

  


  1.

  那晚,陪着狼小姐选了一天衣服的狼先生有点累。狼小姐刚刚又莫名的对他发了一顿脾气,拎着包怒气冲冲的跑远了,狼先生提着装满了衣服的纸袋,忽然有些不想去追。

  他顺着街角往里拐,漫无目的的走着,脑子里乱成一团,脑满了令他费解的东西。扫了一眼街上店铺的招牌,在一家酒吧门口停了下来,他努力地把脑袋放空,走了进去。他觉得,这个时候他需要一杯酒。

  吧台里,打扮时髦的调酒师熟练地表演着花式调酒,几只雪克杯在他手指间上下翻飞,转眼间一杯色彩缤纷的鸡尾酒便已调好,不知道是酒靓丽的颜色还是调酒师帅气的表演惊艳了女顾客,她们在吧台前发出一阵阵欢呼。年轻的调酒师微微眯起了眼,身子向前倾,无限接近她们的脸,右手食指压在嘴唇中间,小姐们便都红了脸,低下头去不敢看他,拿出钱包抽出一沓纸币,小声说道:“再来一杯...”

  狼先生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双手抄在胸前歪着头看着这一切,忽然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引得周围一圈人包括女顾客们都瞪了他一眼,深情又羞又怒。这时,小服务生像才发现他似的,夹着餐盘登登登跑过来,毕恭毕敬地上菜单,并在原地滔滔不绝地推荐:“先生您如果酒量好的画推荐您品尝一下本店的招牌清酒,如果需要度数低一点的就还有这款樱花清酒,或者您还可以品尝一下本店的特色调和朗姆酒,就是由这位出色的调酒师现场调制的这种像彩虹一样好看又好喝的酒品......”

  “樱桃白兰地。”狼先生悠悠出口,打断了服务生的长篇大论。他想了想又添了一句:“再来一杯青梅子酒。”

  服务生有些讪讪的询问:“请问您还需要别的么?”也没等到狼先生的回答就像来时一样夹着餐盘一溜烟跑远了。

  狼先生轻笑。


  2.

  桌上有个精致的玻璃杯。

  狼先生在等待酒品的过程中忍不住将它拿到手上细细把玩,精致的高脚杯,比正常的型号小上许多,这倒是给杯子添上一层可爱的意味,玻璃水晶顶灯投射的光打到狼先生手中的玻璃杯上,反射出身后的人影,狼先生视线不禁意一瞥,却登时愣住:身后的人有两只翘起的白色软绵耳朵,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尖瘦的下巴,一双绡眼两道细长的眉毛。那人正低头细细品酒,几缕落在肩头的头发因为过长软软的滑下,落在棕色木质桌面上弯起一个圈,一个白色的平安结系在颈间晃晃悠悠。狼先生好容易才回过神来,心想这个人如果不是小狐丸【①】的话,那就是狐狸先生了。

  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

  狼先生绞尽脑汁想方设法让自己毫不尴尬的去搭讪,又极具煎熬地等待服务生把他的酒端给他他好借此机会接近狐狸先生。在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狼先生紧张的冷汗直冒,身体不管摆出什么样的姿势都显得十分僵硬,女顾客们的喧哗声落在他耳朵里更是显得刺耳至极。

  时间仿佛过去了许久,总算等到服务生他要的酒,狼先生一把拽过酒杯迫不及待的站起,快速的转身看向后面的哪个座位——那里早已没了人。

  他手里杯中淡粉色的樱桃白兰地洒了大半。

  

  4.

  狼先生有些失望又有些不甘的转向站在一旁因为他的奇异举动吓傻了的服务生,开口问道:“刚才坐在那里的这位先生经常过来么?”

  服务生愣了一下:“坐在那里的这位先生——?哦您是指狐狸先生么?狐狸先生可是经常来呢!他和我们店主兔子小姐是好朋友,过不了几天就会来找我们店主。诶,他今天怎么走的这么早......”

  服务生又说了什么狼先生已经不在意了,这个意外的发现让他的心情大好,就连最后尴尬的发现他所有的钱都用来买了衣服,被迫留下来充当服务生这件事也没有让他的好心情减少分毫。


  5.

  狐狸先生在狼先生心中的地位,无形中又提高了一些。


①:小狐丸出自日本页游《刀剑乱舞》,本体是日本传说中的一把刀,经游戏制作公司拟人后以银发黄色和服的形象出现,且头上翘起的毛酷似狐耳。

【以上注视如有不恰当的地方欢迎指出】


【原创/非童话】狼先生的故事

 


  我回来了。如果还有人在的话。

  这次的故事是原创

  虽然起了这么童话的名字可是它不是童话

  至少我想说的不是个童话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在很久以前——

  啊呸其实也不久。

  有一只狼。

  准确的说,有一位狼先生。

  狼先生呢,其实人,呸,狼挺好的。

  平时见了谁都给个笑脸

  对人温温和和的

  长得也清秀

  嗯——

  算的上是最近流行的最受欢迎的暖男吧。


   0.

  最近,狼先生遇到了一件不大不小的麻烦。

  “狼先生!其实、其实、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做我男朋友吧!”眼前的这只挺可爱的狼小姐举着一捧花,脸红的像昨天自己刚吃的生兔子肉一样,根本不敢抬起头来看自己一眼。

  狼先生有点发愁。

  拒绝吧,这狼小姐是平日里自己最好的朋友,自己怎么也不忍心看她难过。

  答应吧,自己并不喜欢她,况且这辈子还没谈过恋爱,这可算是初恋啊怎么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糟蹋了去x 狼小姐看他犹豫,手上的花举也不是放也不是,正巧前面不远处超市打折促销,这路过的狐狸阿姨孔雀大妈还有兔子婶婶跟着三只小白兔不约而同的都往这挤。狼小姐看见四处围满了看热闹的人,急得快哭。 这一哭,狼先生可急了,狼先生最见不得女孩子哭,平日里见到了都好言好语温柔的哄着,只不过哄完了女孩子们为什么都“不小心”丢下眼镜手帕镜子之类的还特地叫自己送回去就是未解之谜了。

  平时怎么对女孩子们的暂且先不说,可现如今若是要哄狼小姐开心,只得一个办法: “好啦好啦别哭啦,我希望做我的小女朋友对你而言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在以后有我在你身边的日子,我都会让你开开心心的。所以,现在,我可爱的女朋友,能笑一个给我看么?”

  狼小姐破涕为笑,主动拉着狼先生的手笑的一脸羞涩。看热闹的人群爆发出“喔——”的喧闹声,狼先生只觉得一阵尴尬,连笑容都僵了,有些无助的想,不知这样算不算是骗了狼小姐。只能祈祷着狼小姐只是一时兴起,过几个月便能和平分手。

 


  1.

  故事还得从头说。

  正如我所说

  狼先生是匹温文尔雅的狼

  自他搬到这儿起,便受到了好多好多小姑娘的青睐。

  狼先生这人吧

  其实太过温柔了也是缺点

  你想想这一帮心高气傲的小姑娘谁都看不上眼的偏偏好多都喜欢上了狼先生

  且不论狼先生招架的住不住

  这喜欢百灵鸟小姐的麻雀先生,喜欢兔子小姑娘的猫先生,喜欢蝴蝶小姐的蝴蝶小哥,可都对狼先生怒目而视。

  狼先生表示无奈。

  不过这一帮愤怒的青年,可不包括狐狸先生。


  2.

  狐狸先生是只神秘的狐。

  他学识渊博,据说熟知五千年前的历史还能预知未来。每每有人找他算命他总是点到为止从不说破,待到那人追问狐狸先生便摇起他的白羽扇,缓缓的说:“天机不可泄露。”

  “......打住打住,那是算命的神棍。”狼先生一脸的无奈。

  那还是狼先生初来乍到的时候,整个这一片的居民大到大象老爷爷小到蚂蚁女王差不多被他拜访了个遍,却唯独不见狐狸先生。他正发愁,多嘴的喜鹊小姐偏偏路过,拉着他给他讲了一段狐狸先生的故事。

  喜鹊小姐见他不信,噘起了嘴。狼先生连忙又是一通安慰,这才哄得喜鹊神色稍霁,扇着翅膀扑棱棱飞走了。

  不过喜鹊小姐的言论,到是真的不听也罢。

  狼先生一边寻找着狐狸先生的住所,一边询问着狐狸先生的事迹,五花八门的故事像乱七八糟的拼图一样聚集在狼先生手里,却看不出个所以然。这些拼图唯一的共同点,便是都阐述了狐狸先生的学识渊博,为人神秘,几乎不出门也不与人来往,还经常换房子。

  夜深了,狼先生躺在床上脑子里全是白天时打听到的关于狐狸先生的事。他也按照热心的大妈所说拜访了几座据说是狐狸先生的房子,但大多都人去楼空,有些还易了主。

  狐狸先生......真是个神秘的人啊......

  狼先生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狐狸先生在他心里已占据了一席之地。

 

 

 

 


想想大概只有我一个人那时候整天跟林黛玉似的

那时候啊...整天怨天尤人悲春伤秋好像天底下谁都欠我五百万一样,浑身散发着黑暗气息,喜欢古词还不喜欢古诗背酸溜溜的词背一句叹一口气,只觉苍天负我...现在想想简直...快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x


双花果断Dasiv太太!昵称萨摩!

萨摩太太简直业界良心!

日更不说还从来不虐!

不虐的双花多不容易!

太太专注双花一百年!

出了几个本都是双花相关!

傻白甜欢乐逗!

【咦我好像在做广告】


【伞黄】如果他的时光复流淌

  嗯...就是你们看见的这样  
  cp 苏沐秋x黄少天  
【不要问我这是什么鬼】  
【苏沐秋鬼啊!xxx】   
  bug不少,ooc有之  
  高能慎入

      8月9日,夏休期中的蓝雨战队也不得安宁,把好好的假期折腾的鸡飞狗跳。
    长假中,基地内战队成员居然一个都不少,还有几个嘴里叼着雪糕比卢瀚文年长不了多少的满场地乱蹿的小孩子们,正是受卢瀚文邀请来帮忙的训练营中的预备选手。与其说是帮忙,不如说是凑热闹。这个弄脏了打印好的布置图纸,那个弄断了穿彩纸用的红线,最后还是喻队出马,把这群熊孩子捎带着一旁正打算对水晶灯下手的卢瀚文一起面带微笑地“请”到了沙发上,还一人赏了一小桶哈根达斯。据某位不远透露姓名的卢姓选手回忆,喻队那是虽面带微笑春风和煦,其杀伤力却不亚于半夜某位韩姓队长敲你门。
    于是当被支出去的黄少天总算是完成了一堆[蛇精病]差事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沙发上五、六个熊孩子还有自家乖巧的小剑客满脸见鬼了的表情,喻队笑的看不清眼却伴随着阵阵阴冷,断掉的红线挂着碎纸无风自动[空调在吹],犹如台风过境后的屋子以及满手奇奇怪怪东西的队员们。他愣在门前零点一秒后果断“咣噹”一声把刚打开的门猛的关起来,快步退后好几步抬头看了看门头上写的到底是蓝雨俱乐部还是闹鬼的房子。
    然而,事实证明,蓝雨俱乐部,现已然成了闹鬼的房子。
    黄少天被队员们甚至还有战队经理围坐在中间,满脸崩溃地听着他们一个接一个的讲不伦不类的鬼故事,第一百零一次在心中忏悔蓝雨的画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我怎么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并消灭以至于现在被围在中间听冷笑话还有那旁边什么鬼南瓜灯还有乱七八糟的骷髅装饰明天是中元节又不是万圣节......剑圣大大很崩溃。
    喻队被迫混在中间,也很崩溃。
    小卢在半个月前和他说,想给黄少办个生日会,而且想他们队员自己办。他想了想,虽然以往的生日会基本上都是他来办的,可是一次生日会而已,能弄出什么大乱子。便蹲下身,摸了摸小卢的小脑袋,笑了笑默许。
     “......”喻文州看着讲完鬼故事还不让黄少插嘴的队员们很high的拿出了各种各样鬼故事中能召鬼的“灵具”,死活推着黄少一个一个试,心情复杂无比。也不知黄少怎么得罪了这群人,非说黄少生日那天是中元节,生日会当然也要接地气。
    “你们接哪门子的地气啊!中元节就要召鬼讲鬼故事那你们清明节还要不要特地去死个人啊!”黄少终于忍无可忍,跳起来向一群幸灾乐祸的吼了过去。
    “第一,这里没有人清明节过生日。第二,惩罚游戏,黄少这是你自己选的。”徐景熙坐在一旁笑眯眯地开口。
    黄少目瞪口呆,原来他吐槽冷笑话环节的场子在这儿等着呢。
    无奈,有些好笑又有些无语的黄少天装作气哼哼地复又坐了下来,他也知队员们都是图个好玩,又怎会不领情?随手拿了一个碗一样的东西,按照一旁贴着的小贴士做了起来。
    “叮铃铃——”就在这时,队员们的手机同时响起,黄少被这突然大和奏的铃声吓得有些发愣,眼前突然一花,又被这诡异的气氛一再感染,不禁也吓了个结实。
    黄少天情不自禁猛地跳起来,大口喘着气环视一周想看看飘过去的白色影子还在不在周围。队员们也不知道黄少怎么了,手上的动作齐齐一停,惊讶地看着他。
    他摇了摇头,清醒了一下头脑后,忙扯开一个微笑,示意他们,我没事,我很好。
    过了不久,黄少就在大家一声声“生日快乐!”“生日快乐!”中,笑着回了自己的房间。没了主角的生日会自然也是散了,大家各自道了句晚安,回房去了。
    刚踏进房间,黄少就看见自己的电脑开着。他挠了挠因为喝了点酒而有些昏沉的脑袋,试图回忆起自己是什么时候开的电脑。就在这几秒钟,黄少的嘴因为惊讶夹杂着恐惧而长大,他看见自己的电脑,开着荣耀游戏。这本来也没什么,可是,游戏角色不是夜雨声烦,而且,这个神枪手还自己移动了!     他大着胆子一步一步走上前去,看清了电脑屏幕上那个叫秋木苏的角色在神之领域竞技场玩pvp,也许是酒精麻痹了神经,也许是出于遇见游戏同好还是个高手的兴奋,总之黄少在刚开始的恐惧后陷入了奇怪的冷静中,扫了眼被拉开的电脑椅,他拿走了桌上自己的夜雨声烦账号卡,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直奔神之领域竞技场。
    秋木苏刚好打完一局,黄少便操纵着夜雨声烦走了过去,打了声招呼。他对秋木苏的事依稀有过耳闻,记得和叶修有关。于是,两人便展开了诡异的聊天:
    【夜雨声烦】:你是苏沐秋么?苏沐橙的哥哥?         秋木苏明显有些意外,愣了一会,黄少耳边才传来敲击键盘的声音,手速很快。
   【秋木苏】:你怎么会认识我的?难道是叶秋和你提起过我么?你也是职业选手吧?
     黄少嘴角微翘,看来,猜对了。
    【夜雨声烦】:是的,我是蓝雨战队的副队长,黄少天。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秋木苏】:蓝雨战队啊!很了不起呢!今天中元节,我也就只有今天能回到人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被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召唤了过来,而且,我发现我居然可以触碰到你的东西,就忍不住打开电脑玩起了荣耀。如果打扰到你了,很抱歉,我也就打扰你这一天,天亮了我会自动消失,只是可能,今天晚上,我走不了了...
    黄少耳边连绵不绝的敲击键盘声传来,却很有节奏,很好听。看着屏幕上谦和的话语,黄少天兀生出一种欣赏的感觉。只是,可惜...黄少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回复苏沐秋。
   【夜雨声烦】:嗯这个不要紧的,你就在这呆一晚上吧。......话说你能现形给我看看么?
    黄少有些紧张的打出这行字,有些恐惧又有些期待的看着屏幕。他会出来么?又是一种什么形象呢?该不会是血淋淋的又断胳膊又断腿的样子吧!他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禁不住有些恐惧。
    “黄少天?”身后,一个温润好听的声音响起,黄少天条件反射地回头看,白衬衫,稍长的头发服贴地贴在白皙的脸上,再衬上温润的笑容,端的是风茂无双,一派君子谦谦。
    只可惜,无双的少年,被永远留在了十年前那个长长的街道上,离他们三人的家,只有一步之遥。          黄少愣愣地看着他,不知在想什么。苏沐秋似乎会错了意,忙开口对着黄少说:“你不用怕,我虽然不是人,可是我不会伤害你,你放心。”  
   “我才不是怕你呢!我是、我是......反正我才不是因为怕你呢!”黄少天有些理亏,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在他面前提起可能让他难过的事情,舍不得他低落。
    舍不得?黄少被自己吓了一跳。 却看见面前的少年忽的绽开一个笑容,笑的前仰后合,清脆的笑声笑的黄少有些尴尬,都不知手脚往哪放。
    苏沐秋看着眼前的黄少天伸出手去似乎想拍拍黄少天的肩膀,却在半路腾的缩回手,也许是怕黄少天害怕。黄少却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在苏沐秋的手没有完全缩回去的时候一把抓住,冰冷的手感也没有让他犹豫片刻,向后一拉,抱了个满怀,只觉浑身清凉。奇怪,黄少并不觉得害怕。
    苏沐秋笑着,终是放下了心拍了拍他的背,“生日快乐,黄少天。”苏沐秋喃喃出声。

  

    我怎么又写出这种有头没尾的鬼东西x...

    既然这样,就让他们的时光停留在最感人的一霎那吧。

【双花】

怎么说呢,萌的最虐的cp是双花但是最甜的也是双花≧▽≦双花甜起来简直能甜掉牙www官方也在番外里面发糖ww【好像虐和甜官方都在参与...】从网游里初遇到战队里相守x,大孙总会给乐乐无限的保护和最深的信任,乐乐也是如此。两个人,一场繁花血景,永远的血与花。就算如今血景已不再,只要曾经拥有过,就很好。我相信乐乐脑海里那些抹不去的痕迹忘不掉的回忆,以及他最快乐的时光里,都有大孙如影随形。【一句话概括双花的话,大概就是霸道总裁爱上我吧x】